鉅額“迴流藥”騙保案有深圳企業涉事,深圳市監局:已立案調查

鉅額“迴流藥”騙保案有深圳企業涉事,深圳市監局:已立案調查

據微信公衆號“深圳市場監管”1月28日晚消息,1月27日,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播出《涉案金額兩億!“迴流藥”背後的騙保黑幕》,對於報道中提及的深圳涉事企業,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已於2024年1月10日對其進行了立案調查。

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表示,報道播出後,第一時間組織執法人員趕赴現場,對涉事企業藥品倉庫進行查封,扣押電腦服務器2臺。涉事企業在全市範圍內的25家連鎖門店暫停經營。經現場檢查,暫未發現報道中提及的藥品。下一步,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將繼續加大辦案力度,嚴厲打擊各類藥品經營主體非法購進藥品的行爲,舉一反三,築牢全市藥品安全防線。

據央視新聞報道,2022年初,雲南普洱市醫保局發現當地有些患者的醫保卡出現了異常情況。有一些患者在短時間內會在多地、多個醫院開治療腎病的藥品,出現頻繁開藥的次數。經過再次覈對數據,普洱市醫保局發現本市多個醫保卡都出現了類似情況。分析發現這些出現異常的醫保卡持有者,幾乎都是患尿毒症或者其他種類特殊病、慢性病的患者。雲南省普洱市醫保局副局長肖德兵披露,接到藥企舉報說,他們銷售到普洱醫院的藥,海昆腎喜膠囊,企業發現在其他省也出現了這個藥,又流入了市場。因爲藥品是特殊商品,是不允許再次流入到市場進行交易的

醫保藥可能正被迴流倒賣——普洱市醫保局帶着這家藥企立即向公安部門報案。警方調查查出盤踞在普洱和西雙版納有三個非法藥販子團伙,他們教唆引誘持有慢性病、特殊病醫保卡的患者自己到多家醫院開藥,或者僱人拿着這些病人的醫保卡多地開藥。以市場價100元的藥品爲例,使用特、慢病醫保卡的病人在門診醫保報銷比例爲百分之九十,病人自己僅付10元就能從醫院買到藥,而藥販子則用遠低於市場價的40—50元的價格從開藥者手中收購這些藥品,然後再轉賣給上一層的更大藥販。普洱和西雙版納的三個藥販團伙主要對接人是位於昆明的李某新。

上述報道稱,李某新並沒有銷售藥品的資質,但他不僅非法收購來自雲南省內各州縣的醫保藥,鄰近省份的他也收。李某新有極強的反偵查能力,他要求各地藥販用快遞給他寄藥品,寄件物品寫茶葉和衣物,收貨地址是快遞站。他自己到快遞站取貨,然後拉到在城郊租借的兩層民房裡——而這裡僅僅是一個巨大網絡的臨時中轉站點。

彰北運動中心回來了 1月30日起重新開館營運

李某新大量以茶葉和衣物的名義向全國二十多個省倒賣醫保藥,在衆多線索中,有一條明確的主線指向了深圳,李某新發貨量最大而且發貨次數最多的是一個名爲張小姐的人。他們之間的資金往來非常巨大,僅3個月的時間,就將近有700多萬元的資金往來。警方查到深圳張小姐的一個收貨地址竟然是深圳市都市健康藥業有限公司的藥品倉庫,張小姐真名張某英,是深圳市都市大藥房有限公司創業分店等多家醫藥公司的法人代表。

辦案民警介紹,到了深圳後,調看了張某英的資質和公司的運營範圍,有醫藥股份有限公司,還有健康醫藥公司,她名下有大量藥店,有零售、有批發,通過最後這個終端銷售到了市場。

至此,一個非法倒賣醫保藥品的犯罪鏈條完整浮出。一級藥販教唆引誘特慢病人用醫保卡在多家醫院開出報銷比例高的醫保藥品,低價購買後轉給普洱、西雙版納的二級藥販,二級藥販再寄給昆明的三級藥販李某新,李某新囤積足量後寄給最大買家深圳張某英,張某英通過這個非法利益鏈條最終從正規的藥店把醫保藥銷售出去非法獲利。

2022年5月,警方抓獲了涉及此案的26名犯罪嫌疑人,查封藥品倉庫八處,在昆明李某新的出租屋裡,查獲高達9噸3000多個品種的非法倒賣藥品。經統計,全案涉案價值達2億元,昆明李某新一年的時間就非法獲利兩千多萬元。在證據面前,深圳的張某英到案後也供述了購買醫院流出的醫保藥,再從自己的多家藥店銷售出去的事實。

據瞭解,警方收繳的這9噸藥,因爲脫離了藥品儲存必要的溫度、溼度控制監管,藥品質量難以保證,甚至可能被不法分子在回收再銷售過程中摻雜假藥,給百姓用藥帶來極大安全隱患,因此,被相關部門予以依法銷燬。

普洱醫保騙保案成爲這個司法解釋出臺後的第一批案件:主犯李某新涉嫌詐騙、非法經營、掩飾隱瞞非法所得,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主犯張某英涉嫌詐騙和非法經營,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正义吉恩

苗县3天5起自行车窃盗案 偷车贼「每辆300元」贱卖

開 天 錄 飄 天

《国际经济》美经济3大热点 华尔街大行CEO这样看

淡北道路2月2日正式動工 3條替代路線年後上路